查找专柜 | 官网订购热线:400-690-0626︱顾客服务热线:400-620-6618
空的

阿尔卑斯行动协会

保护阿尔卑斯山区的丰富资源

Sadruddin Aga Khan王子的母亲来自法国阿尔卑斯山萨伏依(Savoy)地区,这或许促成王子于1990年创办私募资金的阿尔卑斯行动协会,保护阿尔卑斯山的环境。娇韵诗自1993年起与该机构合作,致力保护丰富的天然和文化资源,以及阿尔卑斯山区的历史遗产。
为平衡欧洲中心地带的生态链,双方筹办了五项计划,包括保护瑞士的Antagnes蝴蝶(1993年)、巴伐利亚Judenberg地区的兰花品种(1996年)和意大利阿尔卑斯山区的珍稀植物(2001年);在法国上萨瓦省Bargy山区重新引入胡兀鹫(2002年),并修复法国Annecy地区的湿草原(1999年)。




娇韵诗与阿尔卑斯行动协会*合作,成功拯救了数个受威胁的植物品种。每年,植物学家均会留意这些植物的数量,拍摄相关照片,并跟进植物的状况。

娇韵诗保护的植物

• 阿尔卑斯耧斗菜 - 耧斗菜属(Aquilegia Alpina)

满步蓝花的阿尔卑斯耧斗菜,每朵花可达八厘米之阔,是其中一种最独特的阿尔卑斯植物。这种象征悲伤和忧郁的花卉,因其锥形的花瓣而得名,而花瓣则可作收集和储存雨水之用。
耧斗菜可于海拔1500至2500米、具石灰岩的阴凉环境找到。这种植物一般生长于岩石草地等偏远地区,但有时亦会沿着远足径出现,为植物学家和摄影师带来乐趣。

• 拖鞋兰/杓兰 - 兜兰属(Cypripedim calceolus)

拖鞋兰堪称最美艳堂皇的原生兰花,其茎顶端的单一花朵可达十厘米之高。
拖鞋兰的棕紫色长形花瓣包围着花朵,呈现出黄金色的拖鞋形状。这种兰花多于五月至六月在山区盛开,较常在海拔2000米、具湿润石灰质土壤的开阔树林中生长。对植物学家而言,遇上罕有的拖鞋兰可说是奇迹之源。

• 山羊臭虎耳草 (Saxifraga hirculus)

虎耳草属的英文名称中“saxum”和“frangere”分别解作“石头”和“破裂”,其大部分品种均生长于峻峭岩石上,但山羊臭虎耳草则属例外,一般生长于海拔800至1100米的山地沼泽和泥炭层。
山羊臭虎耳草的花朵呈黄色,是冰河时期遗留的特征。源自北欧的山羊臭虎耳草适合于寒冷的环境生长,以便花朵于七至八月盛开。这种花卉十分罕见,在法国几近绝种。

• 夏绶草(Spiranthes aestiralis )

夏绶草是种生长于低海拔碱性沼泽的兰花。其外型细小、叶子修长,小白花以螺旋式开花,一般不大起眼,因此较难察觉。
由于群落生境受到破坏,加上沼泽地干涸或遭弃置,夏绶草于今天变得十分罕见。法国数个省份的夏绶草已经完全消失。

• 欧洲水苜蓿(四叶草)- 苹属/田字草属(Marsilea quadrifoli)

很多人误以为欧洲水苜蓿便是四叶草!事实上,这种细小的蕨类植物是不会长花的,而且通常在水分多的地方如水池、水塘和沟渠表面找到。其茎扎根于泥土中,再生长成不同的茎,在水面上长出四片分开的叶子。由于其生态需求独特,加上适合的生长环境不断消失,因此这种植物在法国变得非常罕有。

• 洛西双叶兰 - 羊耳蒜属(Liparis loeselii)

洛西双叶兰是种细小的兰花,其朴实的绿色花朵并不显眼。然而,其生态和稀有特质却深深吸引一众植物学家。这种兰花通常在潮湿、碱性的环境生长。
双叶兰其中一项独特之处是它与大部分热带兰花一样长自假球茎。其生长环境在法国经常被破坏、抽干或弃置,形成了准绝种状况,故此现已列入受保护品种之列。

• 小香蒲 - 香蒲属(Typhaminima funck)

小香蒲是香蒲属其中一个品种,与常见的宽叶香蒲相近,可于法国大部分的池塘、湖泊或沼泽找到。细小的体积、细长的叶子、两支分开的雌雄花棒和其栖息地(生长于欧洲和亚洲、湿润和砂质丰富的河岸)成为了这种植物的标志。
小香蒲只在法国东面个别省份找到。然而,河岸近年不断消失,令这种植物屡受严峻的威胁。小香蒲自1995年起受全国性保护。

• 青兰属(Dracocephalum austriacum)

这种植物长有体积大的紫色花朵,因外型像“龙头”而得其拉丁名字。其高度可达30厘米,叶子可分成修长带状。这种植物适合于非常干燥和温暖的环境下生长,并多暴露于岩石草地上,一般可在海拔1000至2000米的石灰岩山区找到。
这种植物主要在中欧和高加索山脉东面生长,阿尔卑斯山属于极端的西部边界。它在法国是受保护品种之一。

• 阿尔卑斯海滨刺芹 - 高山刺芹(Eryngium alpinum)

纵然阿尔卑斯海滨刺芹长满尖刺,但它仍属大型的伞形科植物。如同科大部分的品种一样,其高度可达30至70厘米,顶部呈强烈的蓝色。
海滨刺芹在一众生长于1300至2400米之间的高草丛中格外漂亮,因而有“阿尔卑斯皇后”之美誉,亦因此经常成为采摘的目标,幸而现已受全国性保护。